卡卡卡卡卡

基本杂食但洁癖起来也很病/美漫/全职/龙之谷杰牧only/时不时发点什么/这是个小号。

【大天狗x荒川之主】造化(2)

狗子川


差点忘了要更。依旧短小……不会坑的_(:3


以及例行ooc提醒(。


2.


荒川之主大概是很喜欢大天狗的笛声的。


或许他自己也没发现,但大天狗一直坐在荒川之主身后吹笛子,大天狗偶尔能瞥见荒川之主尾巴惬意的摆动。


他哪里像是水獭了。


大天狗这样想着,笛声混进了思绪变了调,荒川之主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大天狗忽然想起来古老东方的曲误回顾之说,便停了动作,


“你能听出这是什么曲子吗?”


“……不。”

荒川之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

“但调子忽然欢快了些,吾不喜欢。”


“我曾经见过一只水獭。”

大天狗忽然转移了话题,

“就在荒川。”


荒川之主不记得自己修行时见过大天狗,又或许见过也忘记了,既然能忘记便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便转回了头继续看水里的鱼。


大天狗似乎不在意荒川之主有没有听,只自顾自的说着,


“肯定不是你,它活泼的很,我拿条鱼逗它,它便跳起来咬住我的袖子……”


“低级生物思维简单,总归是没有烦恼的。”

荒川之主却忽然生起气来,手探进河里再出来时便抓着条鱼,递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便把这突遭横祸的可怜生物扔到了一边,任由它在河岸上苟延残喘。


荒川之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不喜欢大天狗拿自己和别的人(獭)比较,又或许,那人确实是曾经的自己。


世事更迭的容易,千年的修行让荒川之主早就没了当初天真,取而代之的成熟冷漠固然为他增添了一丝不易接触的危险气质,但身份使然,谁又能说这样的变化不好。


荒川之主是从不在乎别人目光的。


他看也没看痛苦吐沫的鱼,也没看大天狗,转过身便离开了。


大天狗在荒川离开后顺手捞起了那条鱼,隐隐已有妖气,一边的鱼鳍被咬掉了,白色的肉露在空气里——


大概能看出荒川之主牙齿的形状。


大天狗觉得自己这个念头来的奇怪,干脆把它和着鱼一起抛回河里。


荒川之主有四天没出现了。


自从大天狗不知为何惹恼了那喜怒无常的大妖怪之后便再没看见他。


这不行。


大天狗想,


我得想点办法。


后来荒川的小妖说有只天狗在荒川边吹笛子,吹了三天三夜不停,直到荒川之主忍无可忍终于出面劝阻才停下。


“你便是这么劝阻人的?”


大天狗忽然被夺去了笛子颇有些惊讶,思量一会儿还是开口,


“那日的事……”


“莫要再提。”

荒川之主打断了他的话,

“汝没有错,吾亦然。”


“嗯。”


大天狗不知道说什么,但还是轻轻应了一声,秋日夜寒,月光照在荒川之主的清冷的肤色上到让他忽然生出些不合时宜的孤寂感觉。


于是他伸出手,荒川之主也低头伸出手,交握之间将笛子还了回去,


“再吹一曲?”


荒川之主语气带着三分试探。


“好。”

大天狗知道,他这是在道歉了。即使荒川之主没什么错,这样的认知还是让大天狗有些得意起来。


执笛的手抬起,唇贴近气孔微启,呼吸之间气体在竹管中转了一圈,再出来便变得深远幽长了。


荒川之主其实真的不会欣赏这些风雅的东西,但好听他却是知道的。


和这几日大天狗只为了引他出来吹奏的乐曲相比,此时的笛声只让他感到安心,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气氛正好,


大天狗一曲吹毕,荒川之主却不见了踪影,四下看了看,却是已经趴在一旁的岩石上睡着了。


水獭的样子,盖在身上的是平时穿的现在则显得非常大的衣服,呼吸之间的起伏让大天狗有些想去揉揉它。


手在思考的瞬间伸出去,却最终停了下来,


不行!!


大天狗掐了自己一把——


我这样岂不像个慈爱的老父亲了……。


荒川之主并不知道大天狗正在天人交战,他睡得正香,


梦里一个令妖火大的小天狗拎着自己刚捕到的鱼,手抬得高高的,就是不让自己够到。


水獭一跃而起咬住了天狗的袖子,爪子举起来却不是向鱼,

而直接往天狗脸上招呼。


荒川之主的视角换了换,他看见水獭在天狗捂脸的时候成功抢回了原本便属于它的鱼,满意的点点头,翻个身继续睡了。



tbc


ooc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大哭。

别打脸。


例行的冷笑话时间。



“你不如还是……忘了我吧。”


大天狗转过身去,不再看荒川之主。


“不行,吾记得清清楚楚。”


“汝脸上被吾抓的两道伤,倒是好的挺快。”


荒川之主摇摇扇子如是说。



lo主脑子有病。

别打脸。


评论(1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