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卡卡

基本杂食但洁癖起来也很病/美漫/全职/龙之谷杰牧only/时不时发点什么/这是个小号。

【大天狗x荒川之主】只是一辆ooc的车

果然被吞了

还是发链接吧邓摇


玩具车。

还是一辆回力车(??

并且非常诡异。

我是真的爱狗子川的。

含有一个神奇的私设(并不神奇

oocoocooc!!!!!真的!这次是真的!!!!!!

剧情铺垫了好多


真的很ooc……对不起!!!(土下座








黑川主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但现在他平时执扇的右手正掐着大天狗的脖子,后者却依旧微笑着看他——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开手,如果大天狗愿意把摸进他衣服里停在他腰上的手先拿开的话。


其实追根溯源,是他先招惹大天狗的,可这不能全怪他,谁让大天狗不知道中了什么法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谁又让大天狗偏偏就信了那不知道哪来的神棍的话:


想要找回记忆,你得打败黑川主二十次才行。


好了,这下他俩原本很平常的见面聊天全都变成约架了。


一开始黑川主还是不以为意的,大天狗找上来要打就打,但因为平日所修的方向不同几次下来大天狗竟还是输多赢少,黑川主表面不说但内心还是十分得意的,毕竟就在他俩刚认识的时候黑川主和大天狗的妖力就差了一大截,别说打不打的过,就光是切磋之前都要头疼好一阵,可现在黑川主觉得久违地头疼又回来了——大天狗打不过他干脆就不走了,住在荒川这里,确切来讲是住在黑川主的隔壁,有机会要打,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打。


毕竟大天狗也不明白,为什么黑川主就不想让他恢复记忆,他到底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吾非有意,只好胜心不输于汝。”


直接问黑川主,他依旧缓缓摇着扇子,回答却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大天狗当然不信。


黑川主想委屈一下,但一不符合他的人设二又因为大天狗确实忘记了一些自己不想让他记起来的事情。


大天狗在失忆前一天问黑川主能不能摸摸他的尾巴,然后还没等他答复就直接上手捏了捏他的尾巴。


或者说捏住了,没松手,大拇指还顺着尾巴上的纹路摩擦了几下。


黑川主向来不觉得自己的尾巴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非要说的话远不如住在隔壁森林里那只狐狸毛茸茸的大尾巴更让人有想摸的感觉,所以在他听到大天狗的要求后面上鲜少地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而在大天狗摸上来之后却是慌张的马上躲开了,


不妙。


“汝逾矩了。”

黑川主在跳开的下一秒下一秒马上说到,神情是对待友人时少有的严肃,

“吾…………”


想了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黑川主干脆转身直接扎进水里了。


大天狗一边看着河面上的巨大水花一边回忆了一下手上的触感,大概是黑川主常年泡在水里的关系,他的尾巴有些湿润,滑滑的但不黏腻,啊……大概黑川主的皮肤也是这种触感吧——


大天狗笑了笑,想着明天或许还能更进一步,毕竟他与黑川主认识这么久,他敢肯定刚才黑川主的表情绝对不是生气,又或许是因为黑川主无论什么表情在他眼里都只能看出一种感觉,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大男人是极其不合适的,更何况是黑川主这样的男人(妖),提起黑川主,小妖们的形容都是强大,威严,阴晴不定,不可捉摸;一些强大如大天狗的妖听到也往往会说,是个可以一战的好对手——仅此而已,可大天狗觉得他们说的都不对,黑川主表面确实是冷的,可若被夸奖时尾巴的摇动频率会不自觉的快上那么一点点,或者在听到自己所辖的范围内小妖被谁欺负时眉头会迅速簇在一起,又克制着分开——黑川主似乎永远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大天狗知道他的所有情绪,原本只是奇怪黑川主是怎么克制住自己不去表现的,但却观察观察着让自己陷了进去。


大天狗心情颇好的靠在树下吹笛子,他敢肯定黑川主对他也是有些不一样的,这么想着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铜铃声,而后便失去了意识。


黑川主还想着如果大天狗再来找他便让手下的小妖随意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可等了三四天大天狗都没有再来,这很不正常,难道是因为自己那天的举动太过失礼……?


就在黑川主思考原因的时候,大天狗又来了,全然不提前几天的摸尾巴事件让黑川主松了口气,但一见面便要打架却又是一件麻烦事。


其实大天狗听说要打败黑川主二十次的时候安心了许多,直接找黑川主说明情况让他放个水——当然不是说大天狗打不过黑川主,但是真打起来多麻烦,不如比划两下直接完事儿更好。


可黑川主一副非赢不可的态度就十分令人玩味了。


“我不和你打了。”

这天大天狗一进门就说了这么一句,黑川主一愣,抬起头来看着金发青年,他听到大天狗又说,

“但是你得告诉我我到底忘了什么。”


“好。”

黑川主让周围的小妖离开,然后放下了扇子。


“汝无意间碰到了吾的尾巴。”

黑川主这么说着站了起来,

“而后吾打了汝。”


黑川主走向大天狗,

“现在,吾道歉。”


大天狗看黑川主竟然认真的朝他鞠了一躬,但是不对,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你说谎了。”

大天狗走到黑川主面前两手抓住了他的小臂,

“如果我摸了你的尾巴,那我肯定不是无意的。”


不妙。


黑川主第二次感觉到不妙,大天狗的手是温热的,即使是隔着衣物,他也能感觉到有热量贴着自己微凉的皮肤,于是他以一种被冒犯的高傲姿态挣开了右臂,两人却在交互间脚步不稳一起摔在了地上。


大天狗的右手没有再去捉黑川主的手臂,反而顺着他敞开的衣襟划了进去,摸到了他的腰上,而黑川主自然掐住了大天狗离自己最近的弱点。


“放开。”


黑川主用一贯的姿态命令到,但大天狗不是他手下的小妖,自然不会随他的意,


“如果我不放——”

大天狗在上方看着黑川主,话音里带着一丝咽喉被掐呼吸被阻的痛苦感,

“你打算就这样把我掐死吗?”


吃肉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9512961668249


打我可以请不要打脸…………


评论(32)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