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卡卡

基本杂食但洁癖起来也很病/美漫/全职/龙之谷杰牧only/时不时发点什么/这是个小号。

【全职/林方】顺藤摸瓜 01

【全职/林方】顺藤摸瓜


校园师生paro,有一句话叶黄(?


ooc

ooc

ooc


01.

方锐升上高二之后分班没一个月就后悔自己选了理科,倒也不是因为学着费劲——照方锐的话说,咱这脑袋瓜子学什么都顺藤摸瓜手到擒来啊!


结果文科班一班的班主任路过没忍住笑了一声,“顺藤摸瓜不是这么用的啊。”


方锐回头刚想说我就这么用一下也没什么不对……结果真回头就只看见了那人一背影,个子不高,但走路的时候腰挺的直,比例也好,腿长。


仔细想想刚才那人说话的声音也好听。


总的来讲,方锐对那个班主任一见钟情了。


不过方锐也没多看一眼的时间,下一秒就打了上课铃,方锐冲回教室坐到自己座位上就开始戳同桌黄少天,


“诶黄少我问你个事儿。”


黄少天看看课表——恩,下节叶修的课,不用好好听,于是大笔一挥,

“哟锐锐你这是有什么花季少年烦恼了吗?来尽情的咨询我吧!”


“你知道一老师,男的——”


“知道知道知道你是说魏老师张老师喻老师林老师还是叶不修?不过我猜肯定不是……”


“我这还没说完呢!”

方锐抗议了一句就迅速抓住黄少天话里的重点——他没听过的那个,

“林老师是哪个啊?”


“哦文科班一班的班主任,教语文的林敬言林老师嘛,乐乐不是学的文吗他一直说他们班主任可好了——”


“个子不高但是腿特长的林老师吗?”

方锐抓住黄少天胳膊摇。


“个子是不高……但你注意人腿干嘛……卧槽方锐你牛逼啊你别告诉我你看上林老师了吧你别说不是啊说了我也不信。”


“怎么可能!”方锐一拍大腿——黄少天的,“我怎么可能说不是!”


“诶诶诶那(nei)边儿那(nei)俩上课说话的同学,有话好说别上手啊!”

叶修一粉笔头飞过来正中方锐脑门,连方锐的躲避方向和幅度都预测好的正好,

“说你呢方锐,拍的这么使劲我听着都疼,黄少天你再说话就来上黑板写题啊。”


“…………”

黄少天愤愤的竖了个中指还是没敢说话,谁让他物理差而叶修偏偏教物理呢,认栽。


“黄少别气馁!”方锐推了张小纸条过去,

“再给我讲讲林老师呗?”


“………………”

黄少天气结,提笔在纸上写了这辈子他说过的最精简的话,

“有异性没人性!!!”


“啊林老师竟然是这样的人啊……”方锐看着纸条摸摸下巴。


“我那是说你呢方锐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是不是和老叶学的!!!!”

黄少天刷刷刷又写了一行字。


“说我?林老师不是异性啊?”


方锐冲黄少天真诚的眨眨眼,黄少天恨不得拿笔给方锐戳瞎了。


下了课刚好是中午饭点儿,方锐一听打铃儿就从座位上窜了出去,直奔文科一班教室。


“乐乐!”方锐使劲招手,张佳乐正趴桌子补眠呢,听方锐叫他也没动唤。


方锐一摸口袋,还有二十块钱,干脆拿出杀手锏,“乐乐我请你吃饭啊!”


“诶走走走!”

张佳乐立马站起来,一点困的意思都没有。


“什么事儿啊说吧。”食堂里张佳乐一边啃着鸡爪子一边准备指点江山。


方锐搓搓手先笑,“乐乐咱俩也一个月没见了吧……”


张佳乐吐出根鸡骨头盯着方锐等下文,结果方锐也不含糊,寒暄了一句马上进入正题,


“所以你们那个班主任叫什么啊?性格怎么样啊?有女朋友吗?”


“你先说问我们老师干嘛。”张佳乐开始拿鸡骨头剃牙了。


“干!”方锐回答的干脆,顺手讨好地把自己餐盘里的排骨夹了过去。


“我们班主任叫林敬言,性格特温和应该没女朋友。”

虽然这个回答有点曲解了自己问题但张佳乐还是被方锐的干脆震惊到了,于是三两下啃光了排骨,

“锐锐你出息了黄金右手还伸我们老师身上了,佩服佩服啊。”


“不敢不敢。”方锐抱个拳,“林老师哪个办公室啊?”


“501。”张佳乐掏出来手机,“我这儿还有林老师手机号呢你要吗?”


其实方锐要来了林敬言电话也没什么用,毕竟他也不敢打——不能说不敢,可打了电话说什么啊?林老师您好久仰久仰或者林老师您和我说顺藤摸瓜不是这么用的那应该怎么用啊——这也太奇怪了!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一来就发现方锐坐在座位上思考人生……


“方锐大大您这是没借着作业抄吗大好的时间可不能浪费在发呆上啊还是说您写完了所以不打算抄?”

黄少天顿了顿见方锐没说话,也不客气直接拽过来方锐书包翻,“我抄个物理作业啊。”


“唉……”

方锐发出了今天的第一个音节。


“……”黄少天动作停了一下,没等着方锐下文又继续开始翻书包。


“你怎么也不问问我怎么了!平时那些话呢!”方锐一拍桌子质问黄少天。


“大早晨的我得先抄作业再说啊不过谁说我没问啊我一来就问你了好不好是你自己没回答我我当然就先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了。”黄少天一边抄作业一边和方锐搭话。


“乐乐给我了林老师手机号。”


“然后呢?你是不是不敢给林老师打电话发短信又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忽然觉得这个电话号码特别鸡肋了干脆一开始就不要有多好省的现在不敢打又想打的?”

黄少天噼里啪啦的说话手也一刻没停。


“……黄少你语文这么好怎么不去文科班。”

方锐在黄少天余光能瞥到的地方竖了个中指。


“这你就外行了吧文科的语文和理科的语文难度是一样的而且理科的数学更有挑战性像我这——”


黄少天还在嘟嘟着什么,方锐早就神游到文科一班了。


他觉得自己真是天纵奇才啊,一句话就自己把自己点醒了——

想名正言顺地[划掉]骚扰[划掉]请教林老师的话去文科班不就好了?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