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卡卡卡

基本杂食但洁癖起来也很病/美漫/全职/龙之谷杰牧only/时不时发点什么/这是个小号。

和机油组队试了试俩茨木(。

酒吞一脸生无可恋哈哈哈哈哈

相比之下,旁边被迫吃狗粮的狗子和荒川更是冷漠……占个tag……(。


中午打斗技,小黑砍完还没退回去,对面就退了,然后就截到了这张……这个鼻子……这个嘴唇……癫狂……死亡……脱裤子(不是。


【大天狗x荒川之主】造化(2)

狗子川


差点忘了要更。依旧短小……不会坑的_(:3


以及例行ooc提醒(。


2.


荒川之主大概是很喜欢大天狗的笛声的。


或许他自己也没发现,但大天狗一直坐在荒川之主身后吹笛子,大天狗偶尔能瞥见荒川之主尾巴惬意的摆动。


他哪里像是水獭了。


大天狗这样想着,笛声混进了思绪变了调,荒川之主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大天狗忽然想起来古老东方的曲误回顾之说,便停了动作,


“你能听出这是什么曲子吗?”


“……不。”

荒川之主沉默了一会儿开口,

“但调子忽然欢快了些,吾不喜欢。”


“我曾经见过一只水獭。”

大天狗忽然转移了话题,

“就在荒川。”


荒川之主不记得自己修行时见过大天狗,又或许见过也忘记了,既然能忘记便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便转回了头继续看水里的鱼。


大天狗似乎不在意荒川之主有没有听,只自顾自的说着,


“肯定不是你,它活泼的很,我拿条鱼逗它,它便跳起来咬住我的袖子……”


“低级生物思维简单,总归是没有烦恼的。”

荒川之主却忽然生起气来,手探进河里再出来时便抓着条鱼,递到嘴边狠狠咬了一口,便把这突遭横祸的可怜生物扔到了一边,任由它在河岸上苟延残喘。


荒川之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不喜欢大天狗拿自己和别的人(獭)比较,又或许,那人确实是曾经的自己。


世事更迭的容易,千年的修行让荒川之主早就没了当初天真,取而代之的成熟冷漠固然为他增添了一丝不易接触的危险气质,但身份使然,谁又能说这样的变化不好。


荒川之主是从不在乎别人目光的。


他看也没看痛苦吐沫的鱼,也没看大天狗,转过身便离开了。


大天狗在荒川离开后顺手捞起了那条鱼,隐隐已有妖气,一边的鱼鳍被咬掉了,白色的肉露在空气里——


大概能看出荒川之主牙齿的形状。


大天狗觉得自己这个念头来的奇怪,干脆把它和着鱼一起抛回河里。


荒川之主有四天没出现了。


自从大天狗不知为何惹恼了那喜怒无常的大妖怪之后便再没看见他。


这不行。


大天狗想,


我得想点办法。


后来荒川的小妖说有只天狗在荒川边吹笛子,吹了三天三夜不停,直到荒川之主忍无可忍终于出面劝阻才停下。


“你便是这么劝阻人的?”


大天狗忽然被夺去了笛子颇有些惊讶,思量一会儿还是开口,


“那日的事……”


“莫要再提。”

荒川之主打断了他的话,

“汝没有错,吾亦然。”


“嗯。”


大天狗不知道说什么,但还是轻轻应了一声,秋日夜寒,月光照在荒川之主的清冷的肤色上到让他忽然生出些不合时宜的孤寂感觉。


于是他伸出手,荒川之主也低头伸出手,交握之间将笛子还了回去,


“再吹一曲?”


荒川之主语气带着三分试探。


“好。”

大天狗知道,他这是在道歉了。即使荒川之主没什么错,这样的认知还是让大天狗有些得意起来。


执笛的手抬起,唇贴近气孔微启,呼吸之间气体在竹管中转了一圈,再出来便变得深远幽长了。


荒川之主其实真的不会欣赏这些风雅的东西,但好听他却是知道的。


和这几日大天狗只为了引他出来吹奏的乐曲相比,此时的笛声只让他感到安心,或许是因为现在的气氛正好,


大天狗一曲吹毕,荒川之主却不见了踪影,四下看了看,却是已经趴在一旁的岩石上睡着了。


水獭的样子,盖在身上的是平时穿的现在则显得非常大的衣服,呼吸之间的起伏让大天狗有些想去揉揉它。


手在思考的瞬间伸出去,却最终停了下来,


不行!!


大天狗掐了自己一把——


我这样岂不像个慈爱的老父亲了……。


荒川之主并不知道大天狗正在天人交战,他睡得正香,


梦里一个令妖火大的小天狗拎着自己刚捕到的鱼,手抬得高高的,就是不让自己够到。


水獭一跃而起咬住了天狗的袖子,爪子举起来却不是向鱼,

而直接往天狗脸上招呼。


荒川之主的视角换了换,他看见水獭在天狗捂脸的时候成功抢回了原本便属于它的鱼,满意的点点头,翻个身继续睡了。



tbc


ooc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大哭。

别打脸。


例行的冷笑话时间。



“你不如还是……忘了我吧。”


大天狗转过身去,不再看荒川之主。


“不行,吾记得清清楚楚。”


“汝脸上被吾抓的两道伤,倒是好的挺快。”


荒川之主摇摇扇子如是说。



lo主脑子有病。

别打脸。


【网切x荒川之主】荒川:没有网切我就要死了



题目和内容无关。


网切是个妖怪啊!可以百度一下(。虽然在游戏里就是个御魂啦……

仔细看了看网切似乎是虾尾……?唉不管了就当是普通的腿(。

大概有擦边球(。


机油说网切长的像Gin桑,虽然没觉得很像但还是脑补起了组长的声音(。很好,我爱组长(。


以及例行的ooc提醒……oocoocooc!!!!!

正文







纱帐被剪开,夜晚的雾气通过裂口入侵进来,青年刻意放缓和的呼吸还是吵醒了睡眠极浅的大妖怪。


“找吾何事?”


网切的眼睛在荒川之主露出的一截小腿上逡巡着,直到视线被薄被阻挡了他才抬头去和床上妖怪的目光交汇,


“不是你要找我吗?”


银发的青年这么说着笑起来,露出满口白牙。


荒川之主在寻找叫网切的妖怪,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荒川,许多小妖想大概是网切哪里找惹了他们的君主,便一边为这妖怪默哀一边寻找,但找了十几日仍没有消息。


后来又说这网切是蟹钳,又有小妖抓了几乎整个荒川的螃蟹怪来给荒川之主看,可就是没有找到过正主,最后只得不了了之,却没想到今日这网切自己送上了门来。


“汝便是网切。”


荒川之主注意到网切的目光,也不在意,反而将薄被掀开露出了被遮盖的赤裸身体,

“吾的外袍——”

荒川之主指向床边的衣架,要网切拿给他,

“汝总不想在这里谈事情吧。”


“我若是想呢?”


网切的目光下滑,看到荒川之主的喉结,再向下是精致的锁骨——


他这么看着还是将蟹钳伸向了荒川之主搭在衣架上的外袍,对网切来讲作为手的蟹钳一直是他最引以为豪的部分,相比起无力的五指,他的蟹钳毫

无疑问更加致命,


但荒川之主的手指修长,搭在身边隐约能看清手背上的脉络微微突起,倒是比自己的蟹钳好看不少。


网切这样想着在把衣袍递给荒川之主时往前伸了伸小臂,蟹钳无意又恶意的擦过荒川之主胸前的一点,但令他不太开心的是荒川之主仍旧没什么表情,没有恼怒他的触碰当然也不会迎合。


网切有些生气了,他盯着荒川之主在外袍下若隐若现的修长的腿干脆在荒川之主系好衣带的瞬间将人压回了床上,


“你需要我,对不对?”


“是。”

荒川之主眼尾上挑着,眼神却是坚定的,毫不躲闪的与网切对视着,

“吾需要汝的妖力。”


“你要杀了我?”

网切的蟹钳夹着荒川之主的胳膊,但却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给吾一缕汝的头发即可。”

荒川之主解释到,

“吾非嗜杀者。”


“即使我这样对你?”

网切尝试着放开了荒川之主的左臂,见他没有反抗便俯下身去亲吻荒川之主的脖颈,伸出舌头去描绘荒川之主喉结的形状。


“够了。”


荒川之主最终还是推开了他。


网切哂笑着顺着荒川之主强大的妖力向后退了两步,


真是可惜。


网切想,自己要是比荒川之主厉害该多好。


荒川之主坐起身整理了衣服,


“去外面谈吧。”


“好。”


虽然被拒绝,但也在意料之中,银发的青年的语调依旧上扬着,心情颇为不错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荒川之主跟在后面,初秋的天气爽快却不寒冷,即使是夜里一件外袍也以足够御寒,抬起头,中天的月色正好,院子里青年已经坐在石凳上等他了。


坐到青年的对面后荒川之主四处看看,招来一个巡逻的小妖,叫他端了茶水过来。


茶是温热的,却只有一杯。


荒川之主把茶杯推到网切面前。


“我不需要喝水。”


“待客之道。”


“既是待客之道不如投其所好。”

网切摘下他形状奇怪的斗笠,银色头发在月光照耀下产生一种奇异的柔和感觉。


“汝要什么?”

荒川之主抓着网切推回来的茶杯,热度隔着陶器从手心发散开,流向四肢百骸。


“你的尾鳞。”

青年扯开嘴角,

“我们来做交换如何?”


“或者,汝可以留在吾身边。”

荒川之主的语气笃定,似乎他敢保证网切不会拒绝他的提议。


“做你的仆人?”

网切看了看院子外的几个小妖,

“我原本生活的自在,为何要束缚了自己?这买卖亏,我不干。”


他们不是仆人。


荒川之主想这样说,可是仔细思考那些小妖平日确实又听着自己的话,可这不一样,他从没有将其他妖怪看成仆人的意思,却又实实在在地享受着他们的顺从。


“也罢,吾同意便是。”

荒川之主沉吟着,辩解到了嘴边还未吐出已变成了微不可闻地叹息。


“我改主意了,我会跟着你。”

网切却收了笑容,正经起来,

“你确实当得起荒川之主的名号。”


“汝在试探吾?”


“是。”

网切终于在荒川之主没有表情的脸上找到些生趣,

“你生气了?”


“吾确实恼怒。”

荒川之主这么说着却笑了起来,“除非汝给吾汝的妖力。”


(荒川:我摔倒了,要网切四件套才能起来。)


“…………”


网切愣了愣,忽然拍着石桌大笑起来,

“你还真是有趣。”


荒川之主没有接话,网切笑够了又问,眼睛在夜里也发着亮,


“就非我不可吗?”


“非汝不可。”

荒川之主答道,网切开心起来,又想说些什么,荒川之主再次开口,


“但现在,吾要去睡觉了。”


话毕,还没等网切反应过来便走回了房间。


网切仔细思考了自己再去夜袭荒川之主的生还几率,最后还是还是随便找了个小妖去问他能睡哪了。


躺在床上网切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问荒川之主到底需要自己的妖力做什么,不过来日方长——


网切翻了个身,


答应留下来固然好,但没理由去摸那荒川之主的尾巴了有点可惜,要不明天早晨再说一次吧。


end


【荒川之主x跳跳哥哥】没什么题目(。

不知道怎么起名字,要不叫第二十个嫂子吧(。


拉郎。

拉郎。

拉郎。


重要的事说三遍。因为他俩在我结界里一次收经验的时候我家从不和别的式神站在一起的骄傲的荒川大大站在了跳哥旁边。跳哥坐在棺材上撩头发。

可爱!大哭!


大概是冷漠君主x跳脱少年这种设定(并不。

更有可能是蓝皮之间的惺惺相惜……(暴揍


所以荒川我让你攻了!!你别闹脾气啦!!


正文↓


01.


荒川之主和跳跳哥哥第一次见面是在跳跳哥哥被大天狗拎在手里的时候。


或者说,这其实是一次单方面见面,跳跳哥哥是昏过去的,并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者有谁看了自己,梦里只有妹妹寻找不到他们的焦急的神情与弟弟渐行渐远的背影。


大天狗嫌跳跳哥哥沉,就把男孩儿顺手扔给了荒川之主,按理来讲荒川之主不会去接的,他从来都没理会过大天狗的任何话——毕竟大多数情况下大天狗张口闭口除了大义也没有别的——可这次不一样,或许是因为那个男孩儿的青色皮肤让荒川之主产生了一些久违的亲切感觉,他伸手接住了男孩儿。


哪是男孩儿沉——荒川之主抓着男孩儿的肩膀想,分明是这棺材沉的要死,也不知道男孩儿是怎么用如此瘦削的肩膀背着的。


那边大天狗少了个累赘得了空儿又开始念叨他的大义,似乎妄图拉拢荒川之主成为他的好盟友——是说现在他俩也算是盟友了,可某种角度上大天狗觉得荒川之主对他和黑晴明大人所做的事情并不在乎,不如说,荒川之主有极大可能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加入他们的。


荒川之主果然没听。


大天狗看荒川之主正在解跳跳哥哥的衣服,忽然就觉得自己不能再留下去了,但话还是要说,


“你……这还在外面呢……”


“什么?”

荒川之主终于解开了跳跳哥哥打在胸前的绑着棺材的结,回过头问大天狗什么意思。


“……没事儿。”

大天狗不由得唾弃自己的思想实在对不起自己的大义,

“我是说,别把他的棺材扔在外面了,万一回来还有用呢。”


“既然如此——”

荒川之主把跳跳哥哥抱起来,男孩儿其实轻的不像话,

“那便由汝拿着吧,吾也觉得沉。”


“………………”


02.


跳跳哥哥醒来一直觉得迷迷糊糊的,脑海里的笛声徘徊不去,然后他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神色淡漠的男人。


恍惚间他站起来,觉得轻松了许多,一直背着的棺材不见了——是为了不让他反抗吗?


跳跳哥哥这么想着,男人已经回过头来看他了,依旧没什么表情,但青色的皮肤让跳跳哥哥觉得有些亲切,于是被脑海里笛声蛊惑着一般,跳跳哥哥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的朝男人蹦过去。


“…………”


确实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荒川之主看着跳跳哥哥蹦过来莫名觉得有些想笑,当然不是嘲笑,荒川之主想,这男孩儿有点可爱啊。


“你好,我是跳跳家的老大!”

跳跳哥哥停在了荒川之主面前,

“你有见过我弟弟妹妹和我的棺材吗?”


“汝的棺材,不就是汝刚刚昏睡时靠着的那个吗?”


“啊……”

跳跳哥哥跳着转过身,棺材就好好的躺在那边,

“还真的诶!”


荒川之主把扇子摇了摇,又听到跳跳哥哥接着大喊,


“谢谢你啊大叔!”


“……。”


荒川之主忽然想放大鱼出来咬跳跳哥哥。


但跳跳哥哥眉头皱在一起,是大天狗又开始吹笛子了,荒川之主看男孩儿依旧蹦着,朝大天狗的方向去了。


也罢。


荒川之主想,有缘再见了。


03.


在黑晴明的阴谋败落后荒川之主没有马上回荒川,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在路上被一个背着棺材的男孩儿拉住了,


“啊!那天告诉我棺材在哪儿的大叔!”


荒川之主转过头,除了跳跳哥哥也不可能是别人了。


但这次跳跳哥哥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孩儿,一男一女,估计就是他的弟弟妹妹了。


“哦感谢大叔帮大哥啊~”

粉头发的女孩子摇晃着脑袋笑着感谢,但一旁的高帽男孩儿却在警觉的盯着自己。


荒川之主摇摇头,这一家只有次男正常一些吗,不过现在他也确实不会伤害他们,防着他虽在情理之中但也没什么必要了。


“吾曾为黑晴明谋事。”

荒川之主开口一派威严,

“汝不怕吾?”


“可是你帮了我嘛——”

跳跳哥哥挠挠头,

“说实话那时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大天狗的笛声吵吵嚷嚷的烦人,但是我记得大叔你啊!青色的皮肤特别好看!”


“……”


那就别叫吾大叔啊。


荒川这么想,但没有说出来,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合适,尽管大叔这个词有些碍眼,面前的男孩儿却毫无疑问是在夸赞他的。


“吾要离开了。”

荒川之主沉吟一会儿这样说到,“汝愿意随吾去荒川吗?”


“大叔邀请我去家里做客吗?!大叔邀请我们去做客诶!”

跳跳哥哥回过头朝弟弟妹妹大喊。


“哇太好了大叔家里肯定很好玩!”

跳跳妹妹蹦了起来。


“……”

跳跳弟弟又是仔细的打量了荒川之主,看不出什么歹意,所以也没有扫了哥哥与妹妹的兴致,在哥哥期待的目光里点了点头。


“太好了!”

跳跳哥哥转过身,

“我们去!”


其实吾只是想邀请汝一个人的。


荒川依旧没说出来,反正对于妖怪来讲,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于是他的淡漠化开了,露出一个微笑,

“那便随吾去吧。”


04.


跳跳哥哥其实很喜欢荒川之主,就不说让他感到亲切的青色皮肤,光看脸也是觉得赏心悦目的。


何况跟着荒川之主还有鱼吃。


于是他第不知道多少次和弟弟妹妹拍胸脯表示,

“我要给你们找个嫂子!”


“这是第二十次了。”

跳跳弟弟竟然还记得次数,

“加油吧哥哥。”


“哇我要有第二十个嫂子了!!!”

跳跳妹妹拍手蹦起来。


“这是最后一个啦!”

跳跳哥哥一抹鼻子,

“我要去提亲了!”


“大哥加油!!!”


“嘛……祝你成功。”


05.


跳跳哥哥没有成功。


但他是带着荒川之主回来的。


跳跳妹妹看到荒川之主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她便指着荒川之主大喊,

“嫂子!”


“……不……我说……不是吧……”

跳跳弟弟拉住了妹妹,

“难道哥哥提亲的对象是荒川的鲤鱼精小姐?然后被荒川之主发现直接拒绝了?”


“不是啊!”

跳跳哥哥拉着荒川之主的手,“我找大叔提亲去了嘛,大叔说可以,但是不想当我老婆啊!”


“那为什么要说可以呢?大叔真是奇怪的妖啊!”

跳跳妹妹不解。


“是啊我也这么想!但是大叔都答应了我想还是拽他来给你们看看!”

跳跳哥哥点点头。


“这个意思很明显了好吗……”

跳跳弟弟看着大哥和妹妹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小声念叨了一句,不过若是有荒川之主看着大哥的话,他倒是可以少操不少心,能全心全意的照顾妹妹了。


06.


看着弟弟妹妹都很喜欢自己给他们找的嫂子,跳跳哥哥非常开心。


而且他后来终于知道了荒川之主的同意但不做他老婆的意思了。


end




【大天狗x荒川之主】只是一辆ooc的车

果然被吞了

还是发链接吧邓摇


玩具车。

还是一辆回力车(??

并且非常诡异。

我是真的爱狗子川的。

含有一个神奇的私设(并不神奇

oocoocooc!!!!!真的!这次是真的!!!!!!

剧情铺垫了好多


真的很ooc……对不起!!!(土下座








黑川主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但现在他平时执扇的右手正掐着大天狗的脖子,后者却依旧微笑着看他——他觉得自己应该放开手,如果大天狗愿意把摸进他衣服里停在他腰上的手先拿开的话。


其实追根溯源,是他先招惹大天狗的,可这不能全怪他,谁让大天狗不知道中了什么法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谁又让大天狗偏偏就信了那不知道哪来的神棍的话:


想要找回记忆,你得打败黑川主二十次才行。


好了,这下他俩原本很平常的见面聊天全都变成约架了。


一开始黑川主还是不以为意的,大天狗找上来要打就打,但因为平日所修的方向不同几次下来大天狗竟还是输多赢少,黑川主表面不说但内心还是十分得意的,毕竟就在他俩刚认识的时候黑川主和大天狗的妖力就差了一大截,别说打不打的过,就光是切磋之前都要头疼好一阵,可现在黑川主觉得久违地头疼又回来了——大天狗打不过他干脆就不走了,住在荒川这里,确切来讲是住在黑川主的隔壁,有机会要打,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打。


毕竟大天狗也不明白,为什么黑川主就不想让他恢复记忆,他到底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吾非有意,只好胜心不输于汝。”


直接问黑川主,他依旧缓缓摇着扇子,回答却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大天狗当然不信。


黑川主想委屈一下,但一不符合他的人设二又因为大天狗确实忘记了一些自己不想让他记起来的事情。


大天狗在失忆前一天问黑川主能不能摸摸他的尾巴,然后还没等他答复就直接上手捏了捏他的尾巴。


或者说捏住了,没松手,大拇指还顺着尾巴上的纹路摩擦了几下。


黑川主向来不觉得自己的尾巴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非要说的话远不如住在隔壁森林里那只狐狸毛茸茸的大尾巴更让人有想摸的感觉,所以在他听到大天狗的要求后面上鲜少地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而在大天狗摸上来之后却是慌张的马上躲开了,


不妙。


“汝逾矩了。”

黑川主在跳开的下一秒下一秒马上说到,神情是对待友人时少有的严肃,

“吾…………”


想了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黑川主干脆转身直接扎进水里了。


大天狗一边看着河面上的巨大水花一边回忆了一下手上的触感,大概是黑川主常年泡在水里的关系,他的尾巴有些湿润,滑滑的但不黏腻,啊……大概黑川主的皮肤也是这种触感吧——


大天狗笑了笑,想着明天或许还能更进一步,毕竟他与黑川主认识这么久,他敢肯定刚才黑川主的表情绝对不是生气,又或许是因为黑川主无论什么表情在他眼里都只能看出一种感觉,可爱。


可爱这个词用来形容一个大男人是极其不合适的,更何况是黑川主这样的男人(妖),提起黑川主,小妖们的形容都是强大,威严,阴晴不定,不可捉摸;一些强大如大天狗的妖听到也往往会说,是个可以一战的好对手——仅此而已,可大天狗觉得他们说的都不对,黑川主表面确实是冷的,可若被夸奖时尾巴的摇动频率会不自觉的快上那么一点点,或者在听到自己所辖的范围内小妖被谁欺负时眉头会迅速簇在一起,又克制着分开——黑川主似乎永远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大天狗知道他的所有情绪,原本只是奇怪黑川主是怎么克制住自己不去表现的,但却观察观察着让自己陷了进去。


大天狗心情颇好的靠在树下吹笛子,他敢肯定黑川主对他也是有些不一样的,这么想着他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铜铃声,而后便失去了意识。


黑川主还想着如果大天狗再来找他便让手下的小妖随意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可等了三四天大天狗都没有再来,这很不正常,难道是因为自己那天的举动太过失礼……?


就在黑川主思考原因的时候,大天狗又来了,全然不提前几天的摸尾巴事件让黑川主松了口气,但一见面便要打架却又是一件麻烦事。


其实大天狗听说要打败黑川主二十次的时候安心了许多,直接找黑川主说明情况让他放个水——当然不是说大天狗打不过黑川主,但是真打起来多麻烦,不如比划两下直接完事儿更好。


可黑川主一副非赢不可的态度就十分令人玩味了。


“我不和你打了。”

这天大天狗一进门就说了这么一句,黑川主一愣,抬起头来看着金发青年,他听到大天狗又说,

“但是你得告诉我我到底忘了什么。”


“好。”

黑川主让周围的小妖离开,然后放下了扇子。


“汝无意间碰到了吾的尾巴。”

黑川主这么说着站了起来,

“而后吾打了汝。”


黑川主走向大天狗,

“现在,吾道歉。”


大天狗看黑川主竟然认真的朝他鞠了一躬,但是不对,事情的发展不应该是这样的——


“不,你说谎了。”

大天狗走到黑川主面前两手抓住了他的小臂,

“如果我摸了你的尾巴,那我肯定不是无意的。”


不妙。


黑川主第二次感觉到不妙,大天狗的手是温热的,即使是隔着衣物,他也能感觉到有热量贴着自己微凉的皮肤,于是他以一种被冒犯的高傲姿态挣开了右臂,两人却在交互间脚步不稳一起摔在了地上。


大天狗的右手没有再去捉黑川主的手臂,反而顺着他敞开的衣襟划了进去,摸到了他的腰上,而黑川主自然掐住了大天狗离自己最近的弱点。


“放开。”


黑川主用一贯的姿态命令到,但大天狗不是他手下的小妖,自然不会随他的意,


“如果我不放——”

大天狗在上方看着黑川主,话音里带着一丝咽喉被掐呼吸被阻的痛苦感,

“你打算就这样把我掐死吗?”


吃肉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9512961668249


打我可以请不要打脸…………


带狗粮时让荒川坐在一边看……

然后我就看到了他的尾巴………………

想开车……荒川太可爱了……我要拽他尾巴………………

然而没开过。

我就随便问问……有想看车的盆友吗……

狗子川的(。

虽然问了我也不一定写的出来就对了(。


写给自己看(。


阴阳师要写的(。


虽然萌晴博和酒茨,但是粮都够吃就算了(。


所以就白黑,狗子川,跳跳骨科。跳跳骨科年上年下都能吃……一个写一篇……?(。


你还是先写完狗子川再说吧。坑了就永远抽不到小鹿男。


【大天狗x荒川之主】造化

造化

阴阳师手游同人

大天狗x荒川之主

*荒川用的是觉醒前的人设(。

oocoocooc

不知道狗子以前啥性格,根据博雅的话来讲肯定不是现在这样……?随便编了(。

真的很ooc……但我对狗子川是真爱!!

没写完(。







黑川主曾碰到过一个男子,他有漆黑的翅膀,展开能遮住太阳。

彼时黑川主还只是个刚修炼成人没几百年的小水獭精,自然不如现下一般成熟稳重,尾巴甩了甩,他还是展开扇子走上前去摸了摸男子的翅膀。

大天狗自然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但同时感觉到他没有恶意,因此便只是缓缓收起来了翅膀,转过身看来人。

黑川主其实没多少底气,但却硬撑着做足了表面功夫,他的手指从大天狗的翅膀上移开,握扇的右手摇了摇,不缓不急地开口,

“汝非吾荒川之人。”

“我从中部来。”

大天狗上下打量了来人,妖气不是非常强,但已算个中翘楚,再过个几百年想必也是一方王者,何况现在的气势也已不输于人。

“天狗。”

黑川主语气笃定,虽然与传闻中的长相不一样,但有这样翅膀的也只能是天狗了,于是尽管好奇黑川主也没问这个问题,他斟酌着自己的语气和神情好使自己看起来更威严一些,

“来吾荒川为何?”

“你摸我翅膀为何?”

大天狗没回答,反问过去。

“………………”

黑川主没说话,依旧缓缓摇着扇子,可尾巴却在大天狗视线不及的地方不安的摆动起来。

大天狗见他不答也不继续问了,只心里觉得好笑,

“我常年住在山里,觉得无聊了便出来走走。”

“……嗯。”

黑川主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憋了半天就憋出了两个字,

“随意。”

说罢转身便走,大天狗想拦他又不知道拦住他做什么,便看着他没进了荒川里。


大天狗曾听说这荒川上有只水獭修成人形护了一方水土,可他怎么看黑川主也不像是水獭,若说是鲛人还差不多。他正这么想着就看见黑川主站在河边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入神到没发现他的到来。

“你是水獭吗?”大天狗想问便直接问了,“你的尾巴不像。”

其实他很想摸一把黑川主的尾巴,可他想看上去自然点,因此只能等个机会。

黑川主的尾巴抽了下地面扫起一点灰尘,随即转过身,扇子合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领子,

“水獭毛。”

“你把那只水獭杀了……?”

大天狗觉得这样他或许就能理解了。

而黑川主觉得大天狗脑子有问题,但还是耐心解释了一下,

“吾脱落的毛。幻化成人时外表便随之变化,尾亦然。”

“哦……那你的肤色——”

“吾幻化成人正值深秋寅时,望向天空便是青色。”

黑川主说完没等回答又问大天狗,

“汝为何还在此处?”

“周围也无聊,就荒川还有些意思——我就转回来了。”

大天狗回答。

“嗯。”

黑川主又没了话说,想来想去还是那两个字,

“随意。”

“…………”

大天狗想这黑川主真是琢磨不透,但这次黑川主转过身依旧是盯着水里,没有离开。

大天狗飞到旁边一棵树的树枝上,优雅地坐下抽出笛子吹起来。

黑川主回头看了看他又转回头撩起衣服下摆跪坐在地上,笛子吹得好听,但还是水里的鱼更好看。

tbc……?

——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小剧场——

“你会什么法术吗?”大天狗望向他。

“……”黑川主想了想,手里握着扇子指向河川,水中便有一条大鱼跃起。

“……鱼??”

大天狗的语气里带些怀疑或者嘲讽什么的,黑川主这样认为的,于是皱起眉头拉下了嘴角,可大天狗又说话了,神情还颇为真诚——

“你能再给我演示一次吗?”

“为何?”

黑川主的扇子指向了河面。

“我饿了。”

大天狗回答的也痛快。

“………………”

黑川主把手收了回来。

大天狗不明白的看着他。

“水中之物皆为吾荒川子民,吾不可献于他人——然天道循环者吾亦不阻之。”

“……什么?”

大天狗想黑川主这说话让人听不懂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就好了。

黑川主手一抖,扇子潇洒展开遮去了一半脸,

“自己下水抓。”


好了我知道ooc不要打脸可以吗(。

虽然没怎么用小黑但还是给他买了皮肤……小黑真的太好看了……所以为什么吃白黑的就那么少呢_(:3

私心打个白黑tag(。

以及立个旗……抽到小鹿男就产粮……(揍

好吧……抽到除了茨木荒川灯姐之外新的ssr就产粮(。

或者判官妖狐也行……